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大

浙大概况
机构设置
教育教学
科学研究
招生信息
人才招聘
国际合作
校园文化

那漫漫的半个月一直在万分紧张的焦虑中度过 2017-09-19 09:42
 
  
  记不清那是哪一年了,好像是1980年代中期。那年月,刚刚吃得饱了,精神生活上还相当的“空白”。电视是黑白的,只能收到两个频
 
道,录音机是豪华的奢侈品。记得那时的流行歌曲是张明敏的《我的中国心》及《霍元甲》主题歌《万里长城永不倒》。
  
  那一年六一儿童节,学校组织春游,同时表演节目,我们班级自然就把我推选了上去,提前半个月即已明确。在兴奋、激动、紧张的情
 
绪纠结中,班主任老师特意找我“单独谈话”。她说,这可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演出啊,一定要好好“练功”,“精心准备”,誓夺一等奖。
 
这番谈话之后,无异于火上浇油,我的压力骤然剧增,当天晚上就食不言,寝难安了。
  
  
  
  当时我选了两支参演曲子,即《我的中国心》和《万里长城永不倒》。其实这两个曲子我早已弹得烂熟,无须过分准备。可是经班主任
 
一煽呼,紧张,还是紧张!是啊,这可是我第一次登台演出呀,好胆怯呀,这可如何是好呀?
  
  我们住在小兴安岭的林区,学校是林场子弟学校,小学中学“混合建制”,大概有两千多名师生。我们春游自然到山里,到森林里。演
 
出那天,全校师生坐在一个大山坡上,黑压压的一大片。舞台就是山坡下的平地。
  
  轮到我了!
  
  我手持曼陀琳,走到“舞台”中心,不敢看那黑压压的一个个的小脑袋,目光直视着三米开外的草地,面无表情,呆若木鸡。这当儿,
 
我突然看到草地里有只灰白色的小野兔,正抬起两只前爪,身子直立,可爱地翘着首,瞪着一对小红眼睛望着我。嘿,我的第一次演出,小
 
兔子都来捧场啦!
  
  我听见了笑声,不是笑我的。前面的一些观众看到了小兔子,笑之。
  
  主持人----我的音乐老师,迟疑着上前走了两步,像是要把小兔子赶走,但又敏捷地退了下去,不知是怕惊动了小兔子,还是怕惊动了
 
我。我注意到,我的音乐男老师,刻意打扮了一番:一身自制的土布灰色西服,大白衬衫领子夸张地翻到外面,头发油光闪亮,显然是涂抹
 
了那个年代的、味道浓烈的头油。
  
  此刻,音乐老师的眼睛正弯成一对月牙儿,笑眯眯地望着我呢。我猛然醒悟,我不是来发呆的,我是来演奏的,赶紧二话不说,抬手就
 
弹。小兔子一听到琴声,一溜烟地逃走了,无影无踪,离我最近的观众,吓跑了。它不是来听琴的,是来刺探的,对吗?
  
  十分顺利,没有“卡壳”,两支曲子依次流畅地弹完了。
  
  山坡上一片掌声。
  
  当我回到山坡上我们班级的位置时,所有的小脑瓜好像都在注视着我,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。这就是注目礼吧。
  
  我出名了。
  
  散场之后,很多认识不认识的学生团团把我围住。羡慕,还是羡慕;赞叹,还是赞叹!有的学生还小心翼翼地扒拉几下琴弦,对我提出
 
的问题搜集整理起来足有一百多个。我被簇拥着,像凯旋的英雄。我们班主任,好不容易挤到我的面前,在我的肩膀上擂了几擂,说:“不
 
错不错,下次再演出的时候,注意一下神态,不要那么呆”。这迟到的提醒也只能留待“下次演出”了。其实如果不是老师的那番吓唬,我
 
哪里意识到这是“我的第一次演出”呢,“增负”而不“减压”,让我焦虑了半个月,直到演结束,方才释然。就“第一次演出”的感受而
 
言,我是相当别扭的。今天,我早已“长大成人”,四岁半的小女儿开始学钢琴了,有一天,当她“第一次演出”的时候,我知道该怎么做
 
了。
  
  我的第一次演出,自感不算成功,但是,我成为两千多名学生里的“明星”已是不争的事实。我是他们之中,唯一会弹奏乐器的学生。
 
校园内外,远远的,就有人对我指指点指,经常有不认识的学生跑过来跟我热情地打招呼,甚至学校包场电影,还有不认识的学生给我让座
 
......
  
  说到底,这是精神生活和课外生活高度匮乏呵!
  
  如若换作现在,十一二岁的小学生,哪个不会两下子?钢琴、舞蹈、美术、架子鼓、琵琶、古筝、跆拳道......孩子们已招架不住了,
 
该救救孩子了......
  
  我家的曼陀琳,伴我度过了少年时光。后来,爸爸给我买了一把吉它,民谣的,我学了个半生不熟。再后来,爸爸又给我买了一把吉它
 
,古典的,我又学了个半生不熟。这时我才感觉到曼陀琳的“平易近人”,它是那么好学易懂,那么可亲可爱。
  
  今天,我还会时常弹奏曼陀琳,这把沧桑的斑驳的小琴,成了我少年时光的符号,永不蚀灭。
上一篇:曼陀琳多好听的名字呵! 下一篇:没有了
Home    

Copyright 2017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大 电话:0769-16548487 98784578
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